一个画家与一座城的故事

2015-07-15
字体 【
分享:

 


由韩城市委宣传部、陕文投韩城企业、“史记韩城.风追司马”学问景区管委会联合举办的“寻根韩城---牧源先生油画展”于 7 月 11 日至 15 日在西安当代美术馆开展。画展展出牧源创作的 86 幅作品,作品中的主角都是体现韩城元素的物件或风景。为寻找韩城学问的根脉,牧源离开长期居住的北京,扎根韩城,用 1年多时间在韩城各地采风创作,本次展览是牧源献给韩城的一份礼物。主办方希翼借画展让韩城学问走出去,把关注韩城学问景区的艺术家请进来。

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,在北京的圆明园中曾聚集过一批艺术家,包括音乐家、美术家、诗人等,他们在那里创作、生活。虽然当时社会改革开放已经有几年,但人们根深蒂固的思想观念还没有彻底改变,国内艺术界对过去一些旧的创作模式、艺术观念的反思持续升温,圆明园村的艺术家表现的更为强烈,他们渴望平等的艺术创作空间,追求自由,实现真正属于自己的创造。也是在此时,诞生了一批国际级著名中国当代艺术家。牧源就生活在那个时代,与很多进驻圆明园画家村的艺术家一样,他同样怀揣着艺术的梦想,加入了这支中国当代艺术启蒙的劲旅,与他们共同感受着那个时代特有的艺术家纯粹而疯狂般的生活。那种热情也一直渗透在他今日的创作中。

从圆明园村开始的艺术生涯,牧源经历了西方现当代艺术的洗礼,表现主义、超现实主义、抽象绘画,他都逐一尝试,最终找到了更加符合个人性格的艺术形式---大地艺术。大地艺术产生于 20 世纪 60 年代的西方界,大地艺术家普遍厌倦现代都市生活和高度标准化的工业文明,主张返回自然,以大地作为艺术创作的对象。天性狂放的牧源一接触到大地艺术就被其广博、豪迈的体量深深地吸引,似乎在大地艺术中找到了自己心中喷涌激情的突破口,于是自 2002年以来,西安城墙大脚印、覆盖黄河壶口瀑布、一个个看似几乎不可能的计划就在牧源“我觉得很有意思”的一句清描淡写中赫然开工。除去作品本身制作过程的艰难外,仅仅协调各级政府,取得一个作品的制作权的工作,就可以让艺术家工作几年的时间。与其说是作品的最终震撼更吸引牧源,不如说挑战一个个既成的社会模式更让他兴奋。在古老的西安城墙上留下轩辕黄帝的大脚印,把奔腾的黄河壶口瀑布用万米画布覆盖起来,不仅在中国,就是在西方,也是一个个为之震撼的艺术项目。牧源的大地艺术不只在实践西方

当代艺术的形式,而是藉由这种艺术形式的开展,形成一次次公民社会内部的波澜,这也是牧源每次艺术项目都会成为社会性资讯事件的原因所在。在牧源所有的大地艺术作品中,最令世人皆知,给他带来荣誉也带来苦恼的就是那件“脚印.西安”,2002 年,创意于在西安古城墙上踏上古人足迹的这件轰动作品,在事隔 6 年之后的 2008 年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幕式上以“奥运大脚印”的方式出现,让“脚印”事件再次升级,牧源在兴奋“大脚印”的创意能够代表国家向世界展示的同时,也陷入了创意侵权的纠纷中。不过,牧源没有停止,依旧带着他的“脚印”走出国门,走向东西方、宗教、民主等更为“有趣”的事件国度,让大脚印成为一种事件符号,去碰触当代各类社会问题。

在实践大地艺术 13 年后,牧源猛然回身,回到故乡,回到中华文脉的源头,就像他所言,这次只是他的休息:精神的休息,思想的沉淀。青年的牧源经历过青春的激情与反叛,也曾热恋西方当代艺术,用西方大地艺术火一般的热情与豪迈包裹世界。而今不惑之年的他暮然回首,在家乡米脂,在古城韩城,在司马迁墓前,在片砖砾瓦中,像一个浪子,渐渐渴望祖国母亲那份温暖的怀抱,从大禹治水到鱼跃龙门,从芮国谜团到元建盛区,从明清古城到党家村落,如牧源所言:“只有通过作品才能告慰对这片土地的尊崇之心,只有通过作品才能力所能及向世界传播韩城的厚重和伟大。

韩城不是牧源的终点,而是他再次回归当代的起点。大家期待,牧源夹裹着深沉、厚重的东方文明,重新走回国际当代的视野。

人物概况:

牧源:1964 年生于中国陕西子洲,1986 年至 1988年深造于西安美术学院油画专业,1993 年入住北京圆明园画家村从事艺术创作,职业艺术家,现居住于北京 、陕西。